散文

祥子

祥子是一只真的骆驼,而不是北平城里那个年轻好强的人力车夫。

 

祥子是我给它取的名——同事从新疆旅游将它带回来送给了我。

 

它的四只脚趾金灿灿的,趾头分叉,像是金黄鲤鱼的嘴,微微张开,销魂又迷人。

 

脚趾上是灰褐色的长腿——分明是四根两节长的竹鞭,光滑而无毛。

 

祥子的腿健壮有力,按在地上,颇有几分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意境。

 

如果不是它年纪太小,想来骑坐在它背上,一定比马儿来得安稳。

 

“唉,可惜,就算它长大了,估计也骑乘不了。”同事如是说。

 

闻言,我没有反对,颇为遗憾的点了点头。

 

祥子的背上被它曾经的主人装了“屉儿”,这“屉儿”放在它两个驼峰之间,围绕着前后两个驼峰又裹上了“里屉”跟“外屉”,最后整个盖上了一个“大屉”。

 

“大屉”由金色的材料做成,上面又镶嵌了四十八颗宝石。

 

四十八颗宝石均匀分布在“大屉两侧”,一侧二十四颗,其中每一侧又有六颗红宝石呈桃花状嵌在两侧正中,一一相对,一眼瞧来,自然满目金光,华丽无垠。

 

一般的骆驼有两件神器,一件是“屉儿”,还有一件便是“驼铃”。

 

可惜的是,祥子的驼铃早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。

 

不过管中窥豹,从它富丽堂皇的“屉儿”可以想象,它的驼铃一定不是凡物。

 

同事摸了摸祥子的脖子,幽幽长叹。

 

我知道他在遗憾什么。

 

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祥子。

 

我也幽幽长叹,与祥子三目相对。

 

你也遗憾罢?

 

只是,你遗憾的也许并不是这驼铃,也不是不能被人骑乘。

骆驼祥子(同事从新疆所带礼物)

留言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